春宫文学

电话中激情

时间:2021-08-20 14:03:39 阅读:

那天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我打电话找一个朋友,也许是号码拨错了,话筒里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女人说话的声音。她问我找谁,声音极好听,有着一种很吸引人的磁性。

那会儿我正闲得无聊,就装作和她很熟的样子,说:「妳怎么连我都听不出来了嘛?还说是朋友呢!」

她说真听不出来,我有意和她调侃,就说:「妳再想想。」她还是说想不起来,问我:「你到底找谁呢?」我一时无法回答,就说:「我就找妳。」

她说:「你认识我吗?」我说:「认识的,只怕妳不认识我。」她就笑了,说:「怎么会呢?」

我就告诉她说,本来是要找一位朋友的,没曾想接起电话来却是个很好听的「女中音」,就想随便聊聊。她就不停「咯咯」地笑,我说:「妳笑什么?」她说:「你一定是寂寞了,就拿着电话乱拨乱打,用这种方式解闷吧?」我也不好说什么,就说是。

凭我多年来在情场上的经验,我隐隐约约觉得这个女人一定是个很容易上手的骚货,心中不免暗暗窃喜。

她说:「我的声音真的很好听吗?我自己怎么不觉得?我倒是觉得你的声音好听。」我说:「那咱们就再聊聊吧?」她说:「好吧!」

我们就那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些诸如叫什么名字、在哪儿工作、成家了没有、有没有小孩、配偶在做什么等等的话题。知道了她叫阿静,29岁,有老公有孩子,还有一份很不错的职业。

我说:「妳老公一定不在家吧?不然妳怎敢拿起电话和一个陌生男人聊天聊得这么久?」她说:「老公出差了,走了有半个多月了。」我就说:「妳一定想他了吧?」她不回答我,只是呵呵地笑。

听着她很有感染力的笑声,我的下体竟有了一些冲动的反应。要知道我已经有好久没有和女人做过爱了,情欲正处于旺盛的巅峰,和一个陌生女人在电话里聊天,确切地说是在调情,我禁不住有点心猿意马起来。

我换了个坐姿,好让鼓胀的阴茎不致于被裤子勒得太难受。这时她说:「你挂了电话等会儿再打过来,我的孩子睡了,怕我们聊天把她吵醒了。」我想这个女人一定也正处于饥渴的状态,说不定两小时后我就可以躺在她的床上了。

这样想着,我的生理反应就越来越强烈了。我挂了电话,把裤子脱掉,斜靠在床头,把包皮翻开来,露出了发紫的大龟头,用手在阴茎上不断套弄。我想,待会儿一定要让这个女人在电话里为我「口淫」一次!

我按了重拨键,她在第一时间里接起了我的电话,我想这个女人一定是个性欲极强的荡妇,要不就是自己的先生无能,无法满足她泛滥的情欲,才会深夜里与一个陌生男人在电话里聊情,而且不设一点点防线。

于是我就试探地问她:「老公不在家的时候,妳是不是觉得很难熬呢?」她说不是,因为他在家与不在家都是一样的。我觉得很诧异,就问她为什么?她没有直接回答我,只是说前年她老公患病动了手术,后来出院后就一直身体不好,说完后接连发出了几声叹息。

我就问她:「妳先生得的是不是『那』方面的病?」她说:「你别问了,反正他根本不能尽一个丈夫应尽的义务,我们已经分开睡好久了。」

我就奇怪,天底下怎么会有那么多怨妇?现在的男人真的是这么脆弱吗?还是因为社会开放了,女人对性方面的要求越来越高了呢?

这时我已经毫无顾忌了,就说:「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倒是真的愿意帮帮妳的。」电话那头的她好久没说话,可能是碍于面子吧,毕竟我们连对方长得什么样都不知道,她肯定是有所忌惮的。

我继续向她发动进攻,说此刻我很想抱抱她,她低声说:「我也想。」我就说:「那我可真抱了啊?」她笑着说:「你在哪儿呀?你怎么能抱住我呢?」我说:「我们可以在意念里彼此拥着对方。」她说:「那好吧!」

我问:「妳感觉到我有力的臂膀了吗?」她说:「感觉到了,你好坏……」电话两头都是长时间的沉默,我想她此刻一定在假想着被一个男人抱着的感觉。

过了一会儿,我说:「我吻住妳的唇了。」她说:「嗯……」说话的声音有些微微的喘息,我又说:「我说的唇不是指嘴唇。」她问:「那是什么唇呀?」我说:「是下面的『唇』。」电话里传来她的娇嗔。

她说:「你一定是个情场老手吧?」我说:「是呀!我曾让好多女人达到了别人不能给予她的快乐巅峰。」她问:「是真的吗?」我说:「是真的。」她又无言。

我说:「妳感觉到我的手了吗?它就放在妳的胸上。」她说:「你别说了,我真的觉得很难受,浑身都觉得有种痒痒的感觉。」我说:「妳可以用自己的手替我摸住妳的双乳。」我想此刻她一定在用力地揉搓着自己的乳头,因为我听到话筒里她的喘息声越来越浓重了。

我说:「妳猜我现在在做什么?」她说:「不知道。」我说:「我正想像着我的鸡巴被妳的嘴唇包围着。」她说:「我从未那样做过,包括我老公。」

我说:「其实只要能让对方感受到快乐,用什么方式都无所谓的。」她说:「也许吧!但是我从来没试过。」我说:「那妳现在就试试好吗?」她说:「好的。」

我又说:「如果妳下面觉得难受的话,可以试着用手帮自己解决。如果妳不想做鸡、又无法排遣心底膨胀的情欲,那也不失为一种无奈的选择。我说,妳照着我说的去做,肯定会有效果的。」

她可能是对我的建议预设了吧,不大一会儿我就清晰地听到了她那「啊……嗯……嗯……」的呻吟声。我问:「妳是不是到达高潮了?」她用颤抖的声音告诉我:「是……是的。」我说:「我也想射了。」

她说:「我十分希望现在能见到你,我愿意为你做一切,包括你刚才说的口交。」我说:「那妳告诉我地址吧!」她就告诉了我所在的街道和门牌号码。

一刻钟后,我已经坐在了她家的客厅里。她穿的是件质地很好的吊带睡裙,因为是初次见面,两个人都觉得有些尴尬,彼此都在仔细地打量着对方。

我说:「我的长相是不是让妳失望了?」她说:「不是,你很帅,也很有男人味,只是与我刚才的想像有些出入。」

我问:「妳指的是哪方面?」她笑而不答,我也没心思再问,我所有的注意力此刻早已到了她的身体和隔壁卧房的床上了。

她的个头略高,大概有165公分吧,身体有些单薄,但是身材很好;一头长发散乱地披在她裸露的肩上,让我觉得很性感,也很诱人。她的模样不算太出色,但也能说得过去,况且还有一种良家少妇的韵味;皮肤保养得很好,是让人看见了就想用手去摸一把的那种。她的睡衣里一定没有穿胸罩或内衣之类的,因为我隔着衣服就能看见她凸起的乳头。

我说:「妳看起来很漂亮,很成熟。」我知道我的话里一定包含着一些恭维的成份,但对于女人,特别是你想和她做爱的女人,这句话却是非说不可的,因为你这样说可以最短时间内让她消除与你的隔阂,并让她升起与你亲近的欲望。

她说:「我们到里屋说话吧,免得吵醒了孩子。」我问:「妳的老公今晚不会突然回家吧?」她说:「不会,他在另一个城市,我刚才还与他通了电话。」

我们进了里屋,房里的灯光很暗也很柔和,是非常适合做爱的那种暖昧的粉红色,一股女人特有的气息让我觉得特别兴奋。坐在床上,我们却没有什么话题好聊,因为我来这里的唯一理由,无非是想发泄自己难捺的情欲;而她,我想与我也是一样的。

我说:「我想抽根菸。」她说:「你抽吧!」我点了一支烟,问:「刚才接电话的时候,妳就是躺在这里吗?」她脸微微有点红,朝我点点头。

可能她早已急切地需要我了吧,她边说边向我走过来,把睡裙的下摆往上提了提,一下子就坐在了我的腿上。我伸手抱住了她纤细的腰肢,她俯下身来,温热的嘴唇一下子吸住了我的嘴唇,一只手把我手里的烟蒂拿掉。

我把手从她胳膊下边的开口处伸进去摸她的乳房,她的乳房不算很大,但很挺、很有弹性。说实话,我更喜欢大一点的乳房,但今夜我却别无选择,况且在自己最无法忍受性欲折磨的时候,能有一个女人主动地送到嘴边,也是一件很幸运的奇遇。

我用力地握住她的双乳,她的身体有些颤抖,我把手又伸到她的睡裙下面,发现她的下身竟也是赤裸着的。在浓浓阴毛覆盖下,柔软的小屄湿滑滑的,我知道经过我刚才在电话里的调情,她一定早已被情欲折磨得没有了人形。

她的阴唇肥大而有肉感,我知道这样的女人情欲一般都是很旺盛的,我说:「这么好的东西闲置着,一直没有人用,真是有些可惜。」她就笑说:「那以后就归你用了。」我说:「好呀!我正求之不得呢!」

这时她已用手隔着衣裤摸我的鸡巴,像个馋嘴的猫一样,我说:「我们到床上去吧!」就势把她抱着放倒在床上。

她的衣服脱起来很简单,一点都不费事,因为里边什么也没穿,瞬间,一个赤裸裸的玉体就横陈在我面前。这时我才发现她的身段很美,皮肤光滑而富有弹性,屁股微微向上翘着,修长的大腿、小巧的乳房。

我把自己的衣服也脱掉,一下子扑到她身上,用嘴吸吮她的嘴唇和乳头,并慢慢地往下滑,在她光滑的小腹上轻轻地咬了咬。她说:「我们换个姿势吧!」然后在她的摆布下,我们就摆出了「69」式。这种方式是最适合两人亲吻阴部的姿势,我想这个女人一定在性事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

她用嘴含住了我巨大的龟头,用舌头在我的鸡巴上游走,因为好久没有和女人做过爱,我的精液满满地积蓄着,突然被女人握住,觉得十分兴奋,只觉得腹部一紧,差点把精液喷到她的脸上。

但我毕竟是个有着十几年性经验的男人,我早已学会了控制射精的时间;再说,如果还没有插入她粉嫩的小屄就一泄如注,她一定会很失望的。

我用舌头在她的阴唇上吸着,用舌尖舔着她的阴蒂、吃她的蜜汁,她的屁股开始不停地扭动,抬高屁股迎合着我的舔舐。我换了另一种姿势把她的双腿架在肩上,握住硬挺的鸡巴猛地插入她的骚屄,她兴奋得嘴里发出「啊……啊……」的声音。

她催促我说:「你快用力干我呀!我已经好久没有尝到过被大鸡巴操的滋味了!」我说:「我干死妳这个小骚货!我要把妳的浪屄插破、插肿!」

我的鸡巴用力地在她的蜜洞里抽送着,因小腹相撞而不停发出「啪!啪!」的声响。随着她的浪叫,我觉得一股快感从腹部向全身袭来。我没想到看起来如此文静的一个女子,叫起床来的声音却那么响亮,我真怕她的叫声把隔壁的孩子惊醒。但女人往往到了这个时候会把所有的顾虑都抛到九霄云外,变成了一个足的浪货。

随着疯狂的抽送,我的精液喷涌而出,射在了她的子宫口上;与此同时,我觉得她的蜜洞深处有一股热浪浇在我的龟头上,我们同时到达了高潮。我抽出鸡巴的时候,看到她的阴唇上、阴毛上都沾满了白花花的淫水,阴道口还在向外流着我浓稠的精液。

我问:「妳舒服吗?」她说:「我结婚这么多年了,从没有像今天这样痛快淋漓地做过爱,即使是新婚蜜月我和老公也缺少激情,每次性交都像例行公事,在床上我从未尝过高潮的滋味,他在做爱方面绝对不是个优秀的男人。今天我才真正体会到,做女人原来这么好。」

那一夜我们不停地做爱,可能有三、五次吧,我们像两个贪食的孩子,整夜地缠绵在一起。
发这文真是他xx的是个天才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离开
感谢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赏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转载请注明出处:春宫文学,如有疑问,请联系(小飞机:@youwuzhinan)。
本文地址:http://chungongwx.net/jiating/172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