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宫文学

美丽的妈作者不详

时间:2021-09-06 11:25:03 阅读:

本帖最后由西门亮子于编辑

丈夫是在贸易公司上班的柑野美佐子心里有不可告人的苦恼。

那是亲生儿子向她要求。他说妈妈好漂亮,给我干好不好,这样要求妈妈的肉体。

在院子里、在房间、在厨房........。发出如诉如泣的声音从後面抱住她,把硬梆梆的肉棒顶在屁股的缝上。

不论在那里都不能大意。简直就像在家里养一条发情的野兽。所以美佐子要趁儿子上学的时间才敢洗澡。因为洗澡的时间就是最危险的时机。

无论在任何场所里抱住,美佐子也会拼命抵抗。绝对拒绝到底,有时美佐子的反击,指甲在儿子的脸上抓出血迹。但美佐子已经感到疲惫,精神快要瘫痪。

「妈妈要咬舌自杀........你奸淫体吧。」

现在的精神状态,对说这种话也感到疲倦。

天气逐渐变热,要开始穿夏天的薄质衣服。她露出雪白皮肤的模样,一定会更刺激儿子。

想到这里,美佐子的苦恼就更深刻。

美佐子很想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藉别人的智慧解决自己的苦恼。其实得不到智慧也没有关系,只要说出来就好,在这样下去真的会疯了....,。美佐子在心里上已经形成这种程度。

「我对你说真话........我们是露娜。」

在本地做为插花的教师很出名的,年轻就做寡妇的星野纱织对美佐子这样说,然後好像看她的反应,闭上嘴凝视美佐子的表情。

「什麽是露娜呢?」

美佐子从对方的眼色感到异常,但还不了解露娜的意思。

「露娜是罗马神话里的月亮女神。是指母子相奸。你坦白说出苦恼的对象,也就是我,而我也母子相奸........。」

过份的意外,使美佐子说不出话,只是看着对方发呆。

星野纱织的黑白分明的眼睛非常有气质,充满温暖的色泽,看不出有污秽或苦恼的阴影。

「这是真的吗?难道是........」

「不知道是儿子不对,还是我的错........,自从雅夫国叁的时候开始发生关系。但绝不是我这做母亲的诱惑他。不分昼夜在一个屋顶下受到儿子的要求,精神已经溃崩,不得已造成那样的结果。」

星野纱织说话的口吻非常平静,但内容非常严重。

美佐子为使自己的情绪安定,拿起茶杯一口就喝光。

「我好像也支持不下去了。被他抱住要求时,几乎要想答应了。」

美佐子深深叹一口气。

「几乎每天都这样纠缠拥抱。儿子从身上散发出野兽般的体臭,用硬邦邦的肉棒拼命顶在我的屁股上......,。」

「我了解因为我是过来人。说实话,我虽然发生关系,但也只有後面。只让儿子弄肛门。绝不让他碰到乳房和性器。也可以说是勉强保护道德的最後一道防线。我是寡妇,所以受到正在思春期的儿子要求时,我变得很脆弱,但绝不答应他碰性器。」

星野纱织的眼睛里含着笑意,用温和的口吻。

在美佐子的眼睛里出现惊讶和羞涩的表情。听的人好像觉得更难为情,原来她和儿子做肛门性交........。

纱织点点头,美佐子低下眼睛。

「到目前为止,雅夫对我的肛门还能满意,性欲的火焰消失後,能努力用功。还有和二年级的叫青木的不良少年也不再来往,品行好多了。将来他考上大学忙着和女孩交朋友以後,一定会忘记这种不正常的关系。甚至於想忘记和自己的母亲发生过可怕的事情,我想一定会这样的。」

「原来你是用肛门........」

美佐子红着脸好像很耀眼的看着纱织。

「是,是肛门性交。有时候一夜发生叁次关系,那样的夜晚我会感到非常疲倦........疲倦的原因是肛门性交也会身的关系。」

美佐子的脸更红了。很想立刻离开这里回家。

纱织看着美佐子害羞的样子说。

「你的皮肤很白,又漂亮年轻。这就难怪儿子会抱着你要求了。」

「我那里有漂亮........」

「儿子们是要好的朋友,做母亲的我们以後也要多交往,商量彼此的苦恼或困难的事吧。我是寡妇,可是你还有先生,你的苦恼一定比我更严重。」

美佐子把视线转移到院子里。虽然窄小但构造文雅,阳光照射在黄梅古树残馀的黄色花朵上。那是温和可爱的风景。可是在这个家庭里就演出所谓母子相奸的可怕性关系。而她自己本身......,在丈夫不在的家庭里受到儿子的要求。

美佐子凝视院子落入沉思。

「你怎麽啦了我的话太冲击了吗?」

美佐子把视线转回到对方的脸上问。

「屁股......,不痛吗?」

「我不是劝你这样做的。不过要做的时候,在肛门的内外涂上很多油。油是奶油、沙拉油、橄榄油都可以。可是,就是涂上油,插入时还是痛的,尤其抽插时会更痛。但几次以後就会习惯。稍许的疼痛反而变成刺激,能提高美感........o」

美感的话使美佐子受到震憾,几乎想点头了。

「出去吧,天气很好,到河边去走一走。」

她是企图转变气氛,美佐子觉得她是很聪明的人。

外面的阳光很强,美佐子有一点兴奋的样子。来到河边,二名叁十几岁的美丽女性在樱花树下手帕坐下,春色正浓。

「我的苦恼不能对丈夫说,也不能对学校的老师说,没有办法只好找你商量........可是没有想到你和儿子........我真的吓坏了。」

美佐子看着河水说。

「一定会吧。当被儿子拥抱时,有时候忍不住腔孔里会湿润。那就是危险的信号,如果控制不住答应了,就没有办法挽回。如果怀孕了怎麽办,使用保险套也不一定安全,排卵的周期也会出现误差。」

美佐子在心里想,我被拥抱时虽然反抗,有没有让腔孔里湿润的情形呢?不敢说没有。

丈夫是在遥远的柏林。去年十月去担任柏林分公司的总经理以後,还没有回来过一次。这是说有七个月的时间美佐子没有夫妻间的接触。

「美佐子,在你儿子信也的房间里有没有裸体杂志等。」

「是,有很多........」

美佐子的脸上出现苦笑。

「也有色情录影带吧?」

「好像有看。无论如何他是现代的年轻人。」

「零用钱呢?」

「每月二万。」

「二万!这样多......」

「因为我丈夫要他多买书多看书,所以给他二万元。这也是我丈夫交代的。但信也买的,好像都是色情方面的书或录影带。没有好好用功,好像任何时候性器都是硬梆梆的........这孩子真叫人头痛。」

美佐子深深叹一口气继缤说。

「我要不要学你那样做呢?........」

「这个我不能说,你自己要好好考虑........」

「除了你我没有可以商量苦恼心事的人,今後还要请你多帮忙了。」

「那里,这是彼此彼此。刚才也说过孩子们是好朋友,我们做母亲的也做好朋友吧。」

「是,那是求之不得的事。」

看到这样拜托的美佐子,纱织说。

「你的头部真性感。难怪你的儿子要搂抱,你也有罪,你的罪就是太美了。」

太阳下山後氧温就会下降,感到一点寒冷。白天和星野夫人坐在河岸看的河,河宽稍许变小,水流变急後,从美佐子的家後面流过去。

二个人的家就在附近,不过行政区域不同,走路也要二十分钟左右,在一条很缓的陡坡路上有星野家,路下有柑野。在路两侧有很多住宅,天黑以後,家家户户的灯光形成美丽的景色。

就在天完全黑的时侯,信也骑脚踏车经过河上的桥回来了。

「哦,好痛哦。」

放好脚踏车信也摸一摸脸,大概放学後又打架了。

信也走进厨房。母亲正在烤虾,从领口露出雪白的脖子,娇小的身体,信也一句话没有说从後面过去抱住。

坚硬的肉棒碰到美佐子的屁股......。

平时会拼命反抗的母亲,但今天很温柔。信也感到意外的同时用力抱住屁股说:

「妈妈,怎麽啦,不生气了吗?」

信也在母亲可爱的雪白耳朵边悄悄说,耳垂变成粉红色。

「真拿你没有办法。」

年轻美丽的妈妈,说话的声音和平时一样柔和好听。

「这样妈妈就没有办法做菜了。放开我,虾会烤焦的。啊........你不能这样摇动屁股。」

转载请注明出处:春宫文学,如有疑问,请联系(小飞机:@youwuzhinan)。
本文地址:http://chungongwx.net/jiating/243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