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宫文学

[妻孝](第四章)

时间:2021-09-06 11:24:56 阅读:

[妻孝](第四章)


这一章提前更新了,本来想着再等两天的,可是看着各位读者这么热情的回 复。 我就忍不住想再看你们的回复了。 中间我的文章在另一个论坛出现,确实有点小不愉快,但是当看到那些也是 很真挚的回复的时候,我就释然了。 写东西,能够得到读者的肯定与支持,夫复何求?呵呵,期待你们的精彩评 论,不论是褒是贬,我都会惜字如金的认真拜读。 感谢支持,尽情欣赏!第四章兴起开心快乐的交谈,每个瞬间,当两个人 的双目相对,当两颗心彻彻底底的交流,身体的交融就是升华。 聊了很久,决定了我们的计划。 在我们会意的一次交流心的时候,我们吻在了一起。 虽然,早上做过,可是交心后的身体融合似乎是必须的发生。 拥抱后的深吻,加上四只手的相互抚摸,索取着彼此的舌,或用力或轻轻的 抚弄着着彼此的每一寸肌肤,像是久未做爱的两个人,渴望着彼此的身体。 把手轻抚妻子的脸庞,看着她的眼睛,彼此直视着对方,几秒钟的时间,倾 听彼此的呼吸声,还似有心跳的律动,不需要去寻找,腰部向前挺动,很默契而 自然的进入妻子的身体,随着妻子身体向上涌动。 开始了有节奏的抽动,轻抚妻子脸的手,始终是温柔的,而下身的节奏却是 一步步加快。 妻子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在我吻向她的时候,她一侧身,变成了她在上面。 亲了下我的唇,然后支起上身,一直在身体内的阴茎,把我们结合在一起。 妻子开始慢慢的挺动臀部,也是慢慢加快,而随着腰部动作的加快,长发也 随着摆动,那胸前的巨乳更是不规则的晃动。 我的手扶着妻子的大腿,帮着她加快挺动的速度,而妻子的阴道的爱液越来 越多,我感觉都流到我的大腿上了。 她的呻吟声,也逐渐变大。 妻子突然抓着我的一只手,放到她的乳房上,然后用手示意我使劲揉捏,我 明白她的需要是给予更大的刺激。 于是,两只手同时使劲捏着她的乳房。 妻子很是受用,两只手,向后,撑着我的腿上,加快了动作的频率,两个身 体的撞击声也越来越强。 妻子,好久没这么疯狂的做爱了,我觉得这次应该是因为刚才我们的谈话, 在心理还是有很大的刺激成分的。 也许有一天,妻子会在父亲的身上这样激情的动作,这件事情,虽然不敢深 入的想,可是却是我正在推着向前发展。 我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这个问题。 如果,能像看小说或者看AV那样,就好了。 想着想着,身上,妻子的身体突然向我趴下来,随着『啊……啊……「的叫 声,阴道有节奏的收缩,有一股液体喷出来。 妻子高潮又是这么容易达到了,而且,连续的三次做爱,不到2天的时间, 3次都高潮了。 是身体的长时间需求还是内心的刺激所致呢?起伏的胸口,在我的胸膛上, 她的乳房像是按摩的肉球,十分舒适的感觉。 待妻子稍微平息了下来,我又开始挺动阴茎。 妻子刚刚平复的呼吸,又开始急促,而当我想把她撑起来的时候,她似乎没 了力量,我坐起抱着她,面对面的坐着,然后两个人的腿交叉,我在下,她在上, 然后前后挺动腰部,虽然不能太剧烈的运动,但是这个动作可以亲吻妻子的唇, 而且她的乳房在我胸前一撞一撞,没刺激几下,妻子又一股暖流向我的阴茎袭来, 她又高潮了,可是这次,她把头放到我的肩膀,并且抱紧我,在我的肩膀狠狠的 咬了下去,真的是狠狠的咬啊,我若不是抱着她,肯定会推开她跳开,不知道为 什么,我没有推开,只是咬着牙继续抽插,再她的高潮过去一会之后,在她不在 咬我的时候,我射了出来。 然后是紧紧的拥抱。 当一切平息,吻了彼此之后,一起到浴室洗了洗,之后到床上。 我问她为什么咬我。 她给我的回答是」你应该知道啊!嘻嘻,睡觉吧。 「然后来着我的手,环到她的身下,背部靠近我,闭上眼睛睡去。 我应该知道?我怎么会知道。 难道是,我恍然大悟一样,应该是她心里想到了,不久将来,身体会被另一 个男人进入,娇羞的撒娇方式。 我亲了亲她的后背,然后抱着她闭上眼睛睡去。 不论计划如何执行,算是又完成了一件事,有了些许安慰。 慢慢的睡去,似乎夜里做了梦,梦中一身白裙的栗莉,走在沙滩上,光着脚 丫蹦蹦跳跳,灿烂的笑容,沙滩上三三两两的人,都被她的美丽所吸引,看着她, 慢慢的聚拢到她的身边,用手抚摸她的裙子,而他们的手,却是脏的,把白色的 裙子,弄脏了。 而栗莉却是依然灿烂的笑着,我似乎是其中之一,异或不是,分不清。 不知不觉中,醒来,没有什么征兆,只知道做了个梦。 天还没亮,栗莉还在睡,我起身上了厕所,之后来到床前,继续睡觉,尽量 不让自己想那个梦,不让自己想着明天开始的计划,可是却是辗转反侧。 快到天亮的时候,我又睡着了,这次似乎没有做梦。 听到轻轻的呼唤,我睁开眼睛,看着栗莉正看着我,似有话说。 」天亮了,起床了,我要出去了啊。 「,妻子说。 我说」出去呗,怎么还得请示?」妻子说,」哦!「似乎是有点失望。 我猜想起来,今天开始要执行计划了,根据我们计划好的,循序渐进,全方 位,今天是第一步。 我赶紧拉过妻子,说」亲爱的,加油!来亲一个!「妻子娇羞的脸,有点发 红。 然后起身,穿上了那件父亲没住我家她经常穿的吊带睡衣。 那件睡衣能是小小吊带那种,下面只刚刚超过臀部,上面是两根吊带,前面 是低胸的,乳房能漏出快一半。 结果,想了半天,她又穿上了乳罩,当然内裤是那种,蕾丝的内裤,妻子早 就穿上了。 这件乳罩是计划外的啊。 我说」不要穿罩罩了啊!「妻子说」我感觉,如果一次就这样,太不好意思 了啊,会不会让爸爸烦啊!你不是说要循序渐进吗?我觉得还是穿的稍微多点吧, 要不穿那件稍微透点的,没袖的睡衣吧。 「我觉得妻子也说的有一定道理,父亲住在我家,本来就觉得对我们的生活 造成了影响,要是我们贸然行事,会让父亲不自在的。 我就说,」好吧,但是不能穿乳罩。 「可是,妻子穿上那件白色有点透的长裙子式的睡衣,就跑出去了,结果乳 罩没脱。 我觉得,她肯定是故意的,看来,今早的计划是执行不了了。 那件衣服,怎么透,不使劲看,也是看不进去的,还受到光线的影响,看透 了也就是能看到妻子的黑色乳罩和黑丝的内裤的轮廓,其他应该是看不到的。 哎,出师不利啊。 我起来床,还是普通的早晨,爸在阳台看着花草,妻子在厨房准备着早餐, 我去看了看孩子,还在睡觉。 我过去跟父亲,聊了两句,心里还是有点怪怪的感觉,毕竟几天了,都在想 着、讨论着让自己的妻子和父亲发生性关系。 可有可无的聊了几句,我就去厨房帮妻子端出早餐,妻子就去招呼孩子了, 然后我就坐在桌子边吃早餐。 由于我们的工作都还算轻松,所以早上还是比较宽裕的时间。 我要先吃早餐,然后看着孩子,妻子在上班前,要先喂孩子,然后用吸奶器 挤点奶出来,放到冰箱里,之后我们会带着把孩子一并送到她家。 等妻子抱着孩子出来,我接过孩子,让妻子坐下吃早餐,这时候父亲也来到 餐桌吃早餐了。 一般每天都是这样的,可是今天我和妻子的想法就不一样了。 妻子,脸有点红,低着头,突然又抬头想起得给父亲盛稀饭,然后把碗递给 父亲,可是不知道是故意躲着,还是无意中,他们的手碰了下,父亲没觉得什么, 可是妻子却是脸更红了。 父亲看了下妻子说」小莉,怎么脸这么红啊,生病了吗?」妻子说」没有啊。 可能是早上忙活的!「我在旁边看着,感觉挺好玩,心里有鬼自然表现在脸 上啊。 匆匆的吃完饭,我和妻子带着孩子准备送到她父母那里,然后去上班。 刚出门父亲就叫住我们」瑞阳、栗莉,别忘了奶啊。 「我和妻子听到了,但是心里各有心事,没想起来什么奶,我就问了」什么 奶啊?」父亲,脱口而出,」喂孩子的啊,栗莉的啊!「父亲还是不加思考啊, 此话一出,栗莉的脸瞬间通红啊。 本来父亲也是无意识的,但是说出去了好像也是有点不好意思了。 我赶紧去冰箱里拿出来,然后和栗莉逃也似的离开。 到了车上,开始哈哈笑。 栗莉则是,通红的脸,瞪着我,像是要吃了我。 把孩子安顿到她家,到了车上,栗莉就开始掐我,怎么求饶都不管用啊。 我说,」又不是我的问题?」栗莉说」不是你的是谁的,不是你的提议,我 会这么尴尬?哼,我要掐死你!「于是,又一轮猛掐,我的身上啊,又得多处紫 痕。 车开起来之后,我和栗莉都安静了下来,各自思考着事情。 今天的事情,难道是预示着开始,难道是此事也有了定数,虽然我不信这些, 可是事情还就是巧合多啊。 送下栗莉,各自上班。 上班的时候,栗莉给我发来了微信,」老公,这样真的好吗?太尴尬了! 「看来栗莉还是没有真的下定决心啊。 」老婆啊,这件事为什么实施,我们都说清楚了。 那么我们就把这件事当做一次探索行吗?探索我们性的未知领域,也许当我 们真的迈出哪一步,咱俩还都享受其中,如果我们真的享受了这些激情,也许我 们还会迈出更大的步伐呢!「栗莉发来了一个咬牙的表情,表示不满。 我则继续加劲,给她也是给我。」 虽然我们谈了很多,但是有些话,当面我们也不好说,要不我们约定,我们 用信息的方式,什么都可以说,等我们习惯了,就当面也什么都可以说,但是约 定不准因为谈话的内容生气。 「栗莉的回复是一个」嗯!「我继续说」我前几天看了几部淫妻的小说,就 是那些想看着自己的妻子和别人做爱的男人,我觉得我没有那种情节。 但是,我想慢慢的去培养这个情节,因为如果我不培养出这种情愫的话,你 真的和父亲发生了,我可能真接受不了!「栗莉发来了个红色的脸然后,等了一 会发了一段话」其实,当你第一次跟我说了之后,我也看了这样的小说,还有你 说的乱伦的小说,我虽然没法完全接受,但是心底却也不十分排斥。 我不是贞洁烈女,这些年,和你在爱爱的问题上,也做了很多尝试,所以我 更希望这是一个尝试。 但是,道德、伦理的事情我们能把握好吗?」栗莉的疑问其实是我们最大的 问题,把握这个尺度,十分困难。」 我们生活在自己的家庭里,只要不是我们说出去,谁又能知道。 「这个说法,不知道栗莉能不能接受,不知道我能不能接受。 栗莉发来个」哦「字,不置可否。 然后,我们商量了晚上回家,她穿那件睡衣的事情。 很快下班了,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下雨了。 而我们没有带伞,我开车接上栗莉,在他们的地下停车库还好,可是回到家 里,雨还是没停,我们等了一会想等雨停了再下车,可是就是不停了,这雨。 父亲,打来电话,说他看见我们的车在楼下了,是不是没有伞啊,要给我 们送伞来。 我们不同意,他的脚还没好利索,于是我们赶紧冒雨往家里跑,怕他走下来, 万一滑到,那更是伤上加伤啊。 我跑去给栗莉开门,然后用公文包给栗莉遮住头上,然后扶着栗莉一起跑回 家。 虽然只有十几米的距离,可是因为雨大,我们还是都湿透了。 到了楼内,我才发现,栗莉栗莉的衣服贴着身体,黑色的乳罩和内裤看的清 清楚楚。 突然,我有了一个想法,看着栗莉。 栗莉,还在擦脸上的水,看我不动,抬头看见我的眼神,然后看着身上的衣 服,这种乳白色的衣服不贴身的时候,有种若隐若现,但是湿了之后,贴身而且 基本上透明了。 她看着我的眼神,知道我想什么,脸红了,说」你想什么呢?把你的衣服给 我!「」我说,我的衣服也是湿的,给你没用在,再说,我也不能光着膀子在楼 道啊,进去吧。 这不是一个机会吗?还是天赐良机啊。 「栗莉有点生气的撅撅嘴,但是估计是假生气。 然后,往家里走,我拉住她,对她说,」父亲估计在门口等着咱们呢,你拿 着我的包,递给父亲,让他尽量能看到你的身体。 「当说出看到她的身体的时候,不知为何我的嗓子有点紧,像是突然渴了一 样。」 我稍后再上去,就说我去储藏室拿东西,尽量多在他面前停留会。 「栗莉脸红了,没说什么,当我把公文包给她的时候,我亲了下她的额头, 算是鼓励吧。 我感到她在轻微的颤抖,不知道是因为淋湿了冷,还是因为心里的悸动。 看着栗莉,走上电梯,盯着电梯升到8楼,停下,然后想象着栗莉走出电梯, 刚拿钥匙要开门,父亲拉开门,之后看着湿透了的栗莉……我此时的呼吸,有点 急促,心很紧,嗓子干涩,在电梯口徘徊着。 过了五分钟,似乎很长的等待,我按了电梯,进去、然后到了家门口,然后 听着里面的动静,里面没有动静,然后用钥匙开了门。 父亲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我跟他说」我回来了!「父亲没有像往常一样看向 我,只是答应了一下,看来是有事情发生。 心里的紧张和期许更加浓烈,来到主卧卫生间,妻子正在用浴巾擦拭身体。 光洁的后背,翘翘的臀部,我走过去想要摸她,她说」别乱动,擦头发呢! 赶紧换衣服。 「我说,」行,我们一起换衣服,你给我讲讲刚才的事。 「妻子说,」刚才没事啊。 「我皱皱眉,然后走近她,」不说我不让你穿衣服。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知道细节,可是我就是想知道,心里有点期待。 妻子脸红了,然后说」我进来,刚要开门,爸就把门打开了,我想往里走, 可是他行动不便还是怎么的,愣了几秒钟吧。 「我们都知道,那是父亲在盯着妻子看,虽然是阴天,但是楼道内的灯是感 光和声控的,所以打开了。 妻子黑色乳罩盖着大半个乳球,深深的乳沟,估计一下就映入父亲的眼睛了, 估计这种情况,是一个男人都会愣住看的。 我没打断她,然后她继续说,」然后,我叫了声爸,跟他说你去储藏室拿东 西,把你的包递给她,让他帮我拿下,我要换鞋。 他才挪开,然后我就关上门,换鞋了!等我换鞋起来,他才放下包,然后去 看电视了,让我赶紧擦干雨水,小心感冒。 「我说,」你关上门,他没立即走?你背对着他的话,他看着你。 你弯腰换鞋?他在后面不是能看到你的屁股?」妻子脸红红的,低着头,忘 了继续擦身体,好像也在回想。 是啊,那样的话,正好能看到她的整个臀部,黑色蕾丝内裤,也只能包住一 点点臀部。 妻子嘤嘤的说,」我还一起脱了丝袜,才起身的。 「」啊,那父亲可是看了很长时间啊。 「我说。 现在的问题是,父亲应该是看到了妻子湿透的身体,虽然乳房有黑色乳罩盖 着绝大部分,下身有黑丝的内裤盖着重要部分,然而妻子的整个身体,曲线,更 甚者是臀部,而且是翘起的臀部都被父亲看到了,虽然隔着层薄薄的丝质裙子, 但是那样贴身,更显性感啊。 有过经历的男人,都知道,当一个女人在你身前俯下身去,臀部对着你的感 觉是什么的。 那种视觉沖击,任何男人都是受不利的,即使是父亲面对儿媳,我觉得也是 难以收回目光吧。 妻子,愣愣的低着头,脸红红的,我也是看着愣着的妻子。 第一次竟然这么不期而遇的出现了,没有前奏,没有准备。 现在妻子的心里应该是和我一样的,有尴尬,有后悔,也有些许激动。 一会出去如何面对父亲,虽然已经计划着,要有类似的事情,可是当发生了 之后却又是另一回事了。 而父亲呢,一只避免的尴尬境地,还是出现了,当和儿子还有儿媳住在一起 的时候,就知道尽量避免发生类似的事情,可是还是发生了。 他的心里是如何想的呢?一会,他也会尴尬吗? 【未完待续】

转载请注明出处:春宫文学,如有疑问,请联系(小飞机:@youwuzhinan)。
本文地址:http://chungongwx.net/renqi/24360.html